《宫:张绿水传》Point of No Return

以下内容涉及《宫:张绿水传》和电影《歌剧魅影》部分的剧透。

对我而言是罗曼蒂克,对他人而言却是迷信的关系。

对我而言是犹如缪斯一般的灵魂伴侣,对他人而言却是不可理解的痴迷。

过《宫:张绿水传》之后所获得的无言的感受,在电影《歌剧魅影》被形体化展现出来了。

如果说一个戴着名歌剧院面具的背后的英雄,怎样可以与朝鲜伟大的王相提并论的话,

认为当中的共同点则是二者都展示了一种让人难以琢磨的形象,

以及幻影和燕山君相似的情绪化。

险的灰姑娘这个描述相比,艺妓张绿水的描述完全没有层面。

如果你不了解张绿水的故事,或许会认为这只是一个普通艺妓爱上国王的平凡简单的故事。

怀妓艺的张绿水走进了燕山君的视线,与燕山君一同泛舟戏水,享受闲暇的生活状态。

由于异党的猖獗,燕山君渐渐变得十分粗暴无礼,但对待张绿水时却温情如旧。

故事的最后燕山君与张绿水离开了这个荒唐的世界,双双去往另外一个极乐世界延续美好的生活。

很多外国观众无法理解张绿水和燕山君如何用艺术的方式来演绎身负的恶名与耻辱。

却被异国情调的韩服和舞蹈所吸引。

张绿水独特的舞技是超群于众多艺妓之中的,

但在张绿水进宫之后却疏于展现她超群的舞技,以及自身变化的对比,不禁令人有些失望。

即使不是直接表现本人的某些技能,也可以像进宫前祈安大军教她写字时那样,

间接性地展现出来。

说到张绿水,这里有很多疑问。

为什么她和燕山君乘了同一艘船?

难道她不害怕那个杀人如麻的暴君吗?

她有怎样的信心使他的刀尖不会指向自己?

够掌握燕山君和宫中大权的她,实际上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吗?

诸如此类的等等。

即使我看了很多次公演,仿佛依然找不懂答案,反而引发了更多的思考和质疑。

就我个人而言,这些答案仿佛可以从电影《歌剧魅影》之中的克里斯汀那里找得到。

论是张绿水还是克里斯汀,都是在早晨变成灰姑娘的。

某天张绿水在祈安大军那里学会了音乐,日后凭着音乐走入燕山君的眼中。

克里斯汀也是一样,凭借才华获得了幻影的赏识。

庶民出身的张绿水出人意料地博得了权利,克里斯汀若不是遇到幻影,大概无法到达巅峰的位置吧。

她被称作是乐的天使,深得幻影的赏识。

即使素未谋面,她的音乐与灵魂和幻影是天造地设。

说在她这里听到了从未听到过的东西

他的执着与错误,使她感到了拘束感并且想要离开他。

即使这样,单方面的痛苦一直在背负着。

为知道无法逃离他那里的那种担忧和他的弱点,从而产生了恻隐之心,

最理解自己,从音乐方面最赏识自己。

难道张绿水不也是从燕山君那里感受到了同样的感情吗?

即使他是伟大的王,但内心其实不过是只一个迷失的男人而已。

在欣赏张绿水舞蹈时的燕山君,显现了一张与平时完全不同的面容,

难道他不也是一个拥有双重面容的人吗?

燕山君与幻影有一个相似之处。

们两个都无法控制自己的伤处所造成的狂妄之气。

虽然深知这将会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但依然无法改变自己。

燕山君和幻影的伤处都来自于他们挚爱的东西,一个来自于母亲,一个来自于面容。

燕山君拥有过维护他的忠臣,幻影也拥有过保护者他的剧场老板。

即使他们都有着自己的弱点,但也都拥有过保护着他们的使者。

们都与爱人相伴相依过,也都曾为此努力过。

但他们所期待的爱人的存在形式,实质上是以自身为出发点的,

虽然可以称之为爱情,但从某些角度思考的话实则并非爱情。

们爱着的只是她们的艺术才华,并非她们本身,即一种意愿中的她的样子

但造成张绿水和克里斯汀走上不同结局的原因,是她们自身的选择。

克里斯汀最终离开幻影的理由,不是他丑恶的面容,而是扭曲的心。

实上幻影是很有魅力的,若仅仅为了学习音乐的话,她可以一直留在他的身边。

然而,克里斯汀抛下了痴迷而选择了自由。

张绿水不是这样。

即使深知燕山君扭曲的内心,她依然选择陪在他的身边。

许是出于爱吧,最终双双葬身于游船之上。

由于是无言剧,演员们要凭借身体的动作来展现所有的内容。

在一开始的破冰环节,从观众席当中选取两名幸运观众上台一起做游戏。

没有对白的原因,通过其他方式来表达情绪更加使人印象深刻。

两个场面非常令人印象深刻:

张绿水和燕山君在宫中分别受到了压制的场景,

大臣们四处追逐张绿水,她利用击鼓的方式来表现反抗的场景。

燕山君同样的,像蜘蛛一样被四面八方牢牢缠住,给人以压迫窒息感。

这是深受好评的场景。

燕山君头顶着沉甸甸的王冠,就如同内心的重负一样吗?

由于王冠的沉重,很多先王倒下了。

为国王也或许是一件身不由己的事情,

非己所愿,却生而为王。

燕山君便是其中之一。

即使表面上拥有着万人之上的权利,事实上却无能为力。

对于谣言无能为力,对于母亲的死去也无能为力,逆来顺受情非得已。

假如张绿水不是王的女人,而是一个拥有自由自在灵魂的人,或许可以名垂千史吧。

总在表达不满的燕山君和幻影,他们似乎从未幸福过。

虽然可以说是无可奈何,但从另一方面讲也是他们各自自身的选择。

比如说,无论张绿水的裙底如何诱人,燕山君也没有把她安置在自己母亲的位置上而遭到恶名,

比如说,无论怎样的恻隐之心,克里斯汀也没有爱上幻影。

如何那样的话,张绿水的结局或许会改变呢。

许结局里的她,表现地更加悲壮会更好呢。

过《歌剧魅影》中的《Point of No Return》,

来想象绿水和燕山君最后双双葬身的场面似乎非常合适。

这是一首幻影和克里斯汀一同在舞台上演唱过的歌曲。

并非是在黑暗中,而是在光的旁边,幻影与克里斯汀初次一起演唱。

经超越了歌曲的本身,而是被一种真挚的感情所感染。

论是恶女,还是灰姑娘,在人们心中以怎样的方式被铭记,

但只要想到艺人张绿水,这样的歌便萦绕在耳边了。

<Point of No Return>

《无路可退》

你已携我至此,

此刻无法言喻,

此刻话语归于寂静…

我已至此,仍不知理由…

在我心中,已经想象我们的肉体盘绕,无助无声

现在我与你同在:没有其他念头,我已决定,我已决定 …

无退路可走 

现在无路可退:我们的激情最终,现在,开始了 …抛弃所有对与错 

只有一个最后的问题:在我们融合之前,我们还要等多久…?

何时鲜血奔涌,睡眠之芽怒放成花蕾?

何时,那火焰毁灭我们?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